主日崇拜
当前位置| 主页>讲坛>主日崇拜>

知识叫人自高自大吗?——反智倾向的拨正

来源:丰台堂 作者:石立青 时间:2015-04-06 点击:

20141026日主日一、二堂崇拜,石立青牧师和大家分享雅各书519-20节的经文,并为主证道。内容如下:

反思中国基督徒的传统神学。“我的弟兄们,你们中间若有失迷真道的,有人使他回转。这人该知道叫一个罪人从迷路转回,便是救一个灵魂不死,并且遮盖许多的罪。”(雅519-20)“迷失真道”指观念上、认识上的迷失。“迷路”行动上,生活上的迷失。里面有怎样的价值体系,外面就有怎样的追求。很多人迷失在信仰里面,“迷失的信仰”指在信仰与迷信的交界处。比如:知识叫人自高自大(知识观);教会是“跪”着前进的(祷告观);信耶稣得永生上天堂(永生观或现世观);不要爱世界(世界观);信与不信不能同负一轭(圣洁观)。知识叫人自高自大吗?(反智倾向)“论到祭偶像之物,我们晓得我们都是有知识。但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惟有爱心能造就人。”(林前81)这里讲的“知识”不是理性的知识或常识,而是上文论的“祭偶像之物”。保罗不是全盘否定知识,而是反对“自以为是”的知识;“知识”与“爱心”不是对立,而是对比的。马丁·路德说,真理的敌人不是全错的教导,乃是半对半错的真理。“知识”是对事物的理解,而“爱”是应用这种知识的手法及目的。小学生和大学生谁的盲区多?我认为是大学生,因为大学生知道的越多,未知的领域越大。主观真理不能成为真理的依据。反智倾向的演变是从敬虔主义与清教徒。敬虔主义倾向理性上追求正统,外表上固守利益教义,注重生活上实践敬虔,他们在家中查经祷告,强调信仰要从每天生活中流露,且要远离世俗,追求更深的属灵经历。敬虔主义过渡注意研究基督的再临,因信赖异象和梦兆,导致有时引起一种放任主观主义。敬虔主义是针对路德主义走到一个专重知识、理性主义的极端,教会陷入枯燥乏味的教义争论,变得冷淡麻木。但是它却又走到另一个注重禁欲,严格舍己的极端。对于非敬虔派的人都称他们为不属灵,对于不会讲自己得救经历的人,则不承认他们是基督徒。不关心教义,只强调生活。由于他们低估了教义的重要,结果反倒为后来的自由神学主义及现代主义铺了路。清教徒运动是英国教会史上倡导改革的一群,力图把教会中的陈腐除去,于伊利莎伯一世时最盛。他们本拟简化教会节期,重视圣经教导,洗礼不画十字,受圣餐时不跪下等。其精神为除去人为的宗教经验。施莱尔马赫倡导的“宗教经历的论证”,施莱尔马赫的敬虔主义宗教核心在于抛开一切外在的知识与形式的束缚,彰显人内心本有的对上帝的敬爱之情。人性是宗教的最高圣殿,一切宗教皆有着深刻的人性基础。凡有敬度主义的情感之人,必定在行为中合乎道德,因为一切美德都是从敬虔的情感中涌现出来的。清教徒神学家Cotton Mather说:“无知是异端之源,而非敬虔之母。”上帝藉着先知何西阿说“我的民因无知识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何46)“经上说:我所祷告的,就是要你们的爱心,在知识和各样的见识上,多而又多,使你们能分别是非,作诚实无过的人,直到基督的日子。”(腓19-10)反智倾向的基督徒说,不要读书,只要爱主就可以了。也有人说,不读经,只要祷告就可以了。这都是错误的观念。反智倾向带来的结果:

一、注重“行道”却忽略“明道”

“愿你们在一切属灵的智慧悟性上,满心知道神的旨意。好叫你们行事为人对得起主,凡事蒙他喜悦,在一切善事上结果子,渐渐的多知道神。”(西19-10)中国基督徒注重听道和行道,忽略了明道,对真理的认知欠缺理解,以致于他的信仰观是支离破碎的,只是抓住了某个点,没有构成整全的神学架构。牧师若把神的道讲明白了,是没有人不愿意不遵行主旨意的。

二、注重感觉,却忽略察验

“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叫你们察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罗122)人的感觉是最不可靠的。基督徒不是凭着感觉活着,乃是凭信心活着。“你的话是我脚前的灯,是我路上的光。”(诗119105)“路上的光”指的是大原则,大框架,就好象在黑夜远处照来一束大光。“脚前的灯”指处境化,特殊性,生活性的引导,像是手中拿的手电筒,照着脚下的路。

三、注重热心,却忽略知识

“我可以证明他们向神有热心,但不是按着真知识。”(罗102)真正的热心是需要真知识的。以赛亚书第6章,先知以赛亚看见一群天使在神的宝座前侍奉,他称天使为“撒拉弗”,以西结书1章先知以西结称最靠近神的天使为“基路伯”。天使“基路伯”从创世记到启示录都有出现,而“撒拉弗”圣经中只有以赛亚书出现过这个名字(圣经只有在以赛亚书6章出现过2次),除此之外再没有提到过这个名字。99%的解经家认为以赛亚看到的撒拉弗天使就是以西结看见的基路伯天使,这是两个先知不同角度的描写。“撒拉弗”希伯来字的字根是“火焰”的意思,“基路伯”希伯来字字根是“知识”。如果这两类天使是一类,就说明真正在神面前的侍奉者不但有火焰的成分,也有知识的成分。假如侍奉者只有火没有知识就是狂热,如只有知识却没有火就成了不冷不热,因此侍奉者应当既有火(火热的心灵)的成分,也要有知识(冷静的头脑)的成分。火热就是有神炙热的爱在我们里面,如保罗所说“我若颠狂是为神”。(林后513)圣灵是平衡的“以风为使者,以火焰为仆役。”(诗1044)圣灵是谋略的灵也是能力的灵(参赛112),谋略表明圣灵有规划力,能力表明它有执行力。所以侍奉不仅要有行动还要有知识。侍奉神若把真知识拿掉,只剩下火热,那就是狂热。

四、注重信心,却没有信仰

有一种封建迷信思想,生病吃药就是不凭信心,信心不够才用药凑。人是神造的,药也是神造的。神的恩典不仅要人用信心支取,还需要尽上人自己本分的。人们期待神在每件事上行神迹,神会在每一件事里行神迹吗?神不会在每件事行神迹。人能做的到的事情,神放手让人做。人做不到的事情,神亲自来做。不要把信仰神迹化,也不要把信仰知识化,情感化,信仰乃是生活化的。人们总是期待不经努力的神迹,不经奋斗的成就,不付代价的成功,这就是人们所期待的神迹。人们期待着不切实际的信仰,他们希望信仰可以“以小博大,以少赢多”。神的祝福与人的尽本分是分不开的。

五、注重经验,却忽略神学

不是传讲我们经历的道,这样神的道被人局限了。我们要经历所传的道。要成为传道者,而不是经验主义者。人们有三种不同的信仰:

(一)功能性的信仰

功能性的信仰注重的是“我要什么”“信耶稣,我能得什么”这是一种功利的信仰。表现的是成功学和灵恩主义,他强调在神那里得平安、喜乐和祝福,以自我为中心,只是通过不同的方式去表达,比如神的恩典充满你,临到你,都是以自我的需要为主导。很少强调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这样的信仰功利性色彩很强。

(二)关系性的信仰

中国人非常注重关系性的信仰,讲台上讲的最多的是灵修、祷告、读经、跟主美好的关系。基督教神学的发展是带着罗马法政体系和希腊哲学思辨精神的,一直到了十九世纪,丹麦的齐克普(音译)认为这样的神学太冷了,齐克普(音译)就把这种神学转换成了一种关系性的表达。当我们强调跟主关系的时候,这样的教导强调经历过于一切,欠缺神学的知识容易出极端和异端。容易以主观经历代替客观真理。中国基督徒强调人跟上帝之间有美好的关系,却不寻求这位主是谁。你对所信的这位主认识的不清楚,却说我跟他要有美好的关系。就好比一个女孩子和一个男孩子结婚,却对男孩子一点不了解,你将自己交托给了未知数。

(三)命题性信仰

信仰是从神启示而来的知识,我们所有的信仰构建在这种启示的知识论上,不是你经历出来的。你信主以后的经历是凭着这种知识论发展出来的。命题式的信仰是回归圣经及大公教会的主流释经系统,建立整全平衡的信仰框架。

1.命题式的信仰建立在启示的知识论上。

2.命题式的信仰建立有框架的信仰体系。

3.命题式的信仰建立在不变的事实上。

信仰的事实不受经验和感受的改变,当你认知的他是一位永不改变的主,你的生活将会有翻天覆地的改变。

4.命题式的信仰不是不单纯,而是多多地认识主。

“以法莲与列邦人搀杂,以法莲是没有翻过的饼。”(何78

真理的敌人不是全错的教导,而是半对的真理。当代事奉者当踩踏平衡的脚步,构建更健康的信仰空间。

(丰台堂主日供稿,宿雪莹整理)

上一篇:更高追求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