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海拾贝
当前位置| 主页>文化>文海拾贝>

路的遐想

来源:网络 作者:陈卫珍 时间:2017-02-08 点击:
路,在地上纵横交织,仿佛那丰腴的臂膀,愈来愈细地,弯弯通向远方。它沉默在霜月高照的子夜,或在晨曦初现的凌晨。而我清晰地看到了,它的思绪紊乱在人影剪动的时刻。
可记得那一条血泪斑斑的寻夫之路?——孟姜女的红绣鞋踩过的足迹,歪歪斜斜地写在路上。写满了三寸金莲的“娟秀”和柔弱,通向那万里长城的遒劲深处。北风凛冽,百草披凌,阴云压山的天空回荡着一声声震撼千古的哭诉,久久盘旋在一个民族灵魂的长空。
还记得那一条含辛茹苦的科举之路?——满腹经纶的书生,抱着满怀的壮志,沸腾着一腔的热血,拥挤在“修身、齐家、平天下”的扬名立世之路上。然而举场无情,仕途多舛。展眼间,满途落第的秀才,收藏起脚下的尘埃,做一挂寒室的窗帘。可怜那金榜喷射出的“黄金屋和颜如玉”的迷雾,霜白了六十岁中举的范进满头的青丝。
光阴飞逝,历史的车轮将一代代的生命碾成了尘灰。隐藏在这漫天尘灰中的,还有那样的一条路。——那弯弯的小路从一个个山村通出来,抗着大包小包的民工,拥挤在现代城市化之路上,寻找他们的致富之梦,幸福之梦。然而,城市的霓虹霞照出了他们疲倦的身影。高楼大厦的夹缝间,拥挤着他们由于过度劳累和缺少营养而瘦弱的躯体。万分的辛酸,洒落在游子归家的路上,长出了浓绿的青苔。
拨开历史长空的漫天尘埃,我还看到了那样的一条路。——为了保证邦国的长治久安,实现永不受外敌欺凌的抱负,富国强兵的宏愿竟然被铸成坚硬的马蹄铁,答答答地忙碌在那一条通往异族的征战之路上。统治者愚蠢而狂妄地以为,只要能推行自己帝国的统治,就可以实现一方的和平。路就默默传递那一份嚣张的理想,将炮和剑的风采,刻划在另一人群的血肉之躯上。侵略者掳掠了满袋的生命,凯旋在路的耿耿守侯里。
其他还有很多很多的路,无法一一叙说。一条条的路,在地上纵横交织,不屈不挠地通向人心苦苦求索的理想深处。但我看到的是,一代代的生命,却是在同一个地方滑跌,鲜血如注,魂飞魄散。因为在它们通往的那模糊不可琢磨的尽头,却是一扇地狱幽暗的门。
大梦初醒时分,我惺忪的泪眼看到了那条通往各各他山的小路,耶稣背着十字架蹒跚地行走。鲜血从十字架上滴落,地面开出了斑斑红花。路的那头是荣耀的天堂,只有在那里,人类才能真正得到所渴慕的一切。
就这一条血路,却漫溢出了滔滔如江水的公平和公义,洗净了孟姜女满襟的眼泪和冤屈。因为这一条血路,是创造主特为满足自己公义的性情而开辟的。他撕裂自己的身体,为要将他公义的鲜血涌出,洁净并审判这地的一切不义。并帮助所有仰望他救恩的人,逃离地狱那一扇幽暗的门。
就这一条血路,却是打通了通往永恒天国的隧道。永生真光穿过层层阴霾照入世界。“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人们将睁开双眼看到,如果撇开了永恒的创造主,在尘世无论多么宏伟的理想和抱负,其实都只是在追逐一个个偶像,是世界的王喷射出的各种弥漫在人心中的彩色迷雾,终于有一天要昙花一现,烟消云散。人们将醒悟,那值得一辈子为之呕心沥血追寻的,只有那赐永生的创造主。也只有他所赐的永生,才是能存到永恒的基业。
就这一条血路,为千千万万贫苦大众开通了到达美好迦南福地的通道。人类社会的文明车轮,其实并没有为贫苦的大众留出一方空间。相反,只是在各种强势力量的博奕中,给他们留了一丝喘息的空隙。但耶稣来了,就是要瞎子得看见,瘸子起来行走……贫穷的人有福音传给他们。这福音,报告罪得赦免的消息,传递天父深不可测的大爱。只有从他那里,困苦的人们才能得到真正的爱和温暖,找到真正的幸福。也只有在基督里,贫苦大众才可能在今世的苦难和缺乏中,享受到上帝一切的丰富。而无价的永生,更是永远的基业和安慰。
就这一条血路,却是为人类打通了抵达真正和平国度的通道。自从罪入了世界,宇宙间的一切和谐秩序都被破坏了。从此,历史的长空就弥漫着战火的纷飞。民攻打民,国攻打国。一次次金戈铁马,一场场血雨腥风。政权更迭,礓界重分,翻来覆去依然跳不出你死我活的战争旋涡。耶稣来了,用自己的宝血补赎了人类一切罪的工价,用自己的身体灭了冤仇,把众罪人引到神面前。于国家来说,耶稣的福音永远是真正富国强兵的根本。耶稣更要借这十字架把各方各族的人都归为一体,建立在创造主亲自管理下的和平国度。这和平,将是存到永远的。
路,在地上纵横交织,仿佛那丰腴的臂膀,愈来愈细地,弯弯通向远方。一天,当纵横交织在族与族、国与国之间的路,都变成一条条通往各各他山的十字架血路时,人类将走向共同的美好未来——上帝荣耀的国度!
上一篇:《我和上帝有个约》读后感
下一篇:没有了